浴兰六月

世界是一把温柔的火焰

予星于夜 01

ooc严重,本质talk show

唉......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-引子-其一

 

 “很多尸体在那。四肢被砍断,头颅被切下,七零八碎的装了满船。他本以为不会有活口,却没想到木船船头,一位浑身浴血的小男孩坐在那,他身边躺着唯一一具完整的尸体,是一位妇人。那男孩就坐在那具完整的尸体脚边,没有哭喊,没有动作,像是死了一般,只是呆呆的抬头看着夜空。”

 

talk 夜空

 

“你是魔族?”鸣人束起袖口,将树枝扔进火堆,噼啪一声,火星纷飞。

 

对方不言。

 

“是不是都无所谓啦。”用枯枝翻覆摊开柴火,待火气降下来,拿起两块竹片子用剑削尖了头,将方才开膛破肚的新鲜死鱼串成串。

 

“饿不?”他递出其中一串,“自己动手,丰衣足食。”

 

“等鱼身沁出细油,色泽变成金黄就可以吃了。”多话者喋喋不休的提醒,“不要离火芯太近,会糊!”

 

沉默者继续沉默。

 

鸣人深深叹口气。

 

“你是个哑巴?”

 

“.......”

 

“好歹说说名字。”

 

“......佐助。”

 

鸣人笑起来。

 

“嗯,我叫鸣人。”

 

.

 

深秋季节,天色渐晚,冷风飒飒而过,篝火舞动出乱影。

 

“追你的是什么人?

 

“仇人。”

 

“个个心狠手辣,不是仇人还能是什么。”鸣人摸摸脸侧被剑刃划开的口子,轻微痛感,“看那群人的把式,应该是岚山一派的弟子。岚山一向风评良好,就算魔族也从不滥杀。你用什么本事招惹他们的?”

 

佐助翻动烤鱼,浓郁火光照亮他的侧脸。沉默。

 

鸣人撇嘴,道:“也不看看谁救了你。”

 

“我不需要你救。”

 

“嚯——”

 

发出长长一声挖苦的调子,鸣人掂起烤鱼咬下一口,使劲嚼了两下。无佐料便无味道也无色相,干巴巴的死鱼肉而已,他吃得眉头紧蹙。

 

佐助也尝了一口,表情毫无变动,也不看出满意与否来。

 

鸣人见状挑眉:“别只是顾着吃,回答我的问题啊?”

 

“我也有一个问题。”

 

“哦?那好,有来有回如何?”

 

“好。”

 

“好好好!你问。”

 

“你为什么要救我?”

 

鸣人顿时语塞。

 

“救...救人还需要理由?”

 

“我是魔族。”一双墨黑的眸子看向鸣人,眼角向下的白皙皮肤处,筋脉纹理的黑色标记蜿蜒向下,消失于夜色中。

 

“魔族又如何,多了块胎记而已。”鸣人也直视着对方,笑道,“不然呢?我还能有什么理由去救你?”

 

那滞重危险的眼神在鸣人脸上停留良久,才缓缓移开,似是没了再探究下去的兴致。

 

“那我的问题?”

 

“我杀了他们八人。”

 

鸣人吃鱼的动作顿了顿,惊异道:“这么厉害?看不出来啊。”

 

“...”

 

“为什么要杀?他们用什么本事招惹了你?”

 

“你为什么来这孤山?”

 

没得到想要的答案,鸣人有些不愉快,道:“有来有回,有来有回嘛。今天就独自来这孤山逛逛,没什么特别理由。”

 

“孤山奇险,人迹罕至凶兽成片,可没人逛到这里来过。”

 

“你倒是挺懂。”鸣人吐出鱼刺,“可我不就是一个吗?”

 

双方都问不出靠谱的回答,这场七零八碎的对话戛然而止。佐助本就寡言少语,连鸣人都没了说话欲望,一时四下安静。

 

西阳合了扇叶,多彩的绯红流向山的另一半。山上气温猛的降下,两人躲在崖下裂口里,篝火在夜风中东倒西歪,也还算温暖。

 

鸣人看着天空,夜色已经从那一头铺向这边,洒落一路星子,直直跨过头顶。

 

方才他其实并没有说谎,来这孤山就是为了四处逛逛,欣赏欣赏夜的星空。孤山上的夜空是低沉完整的,不像其它那些个地方支离破碎,又或完美无缺到遥不可及。

 

说来也奇怪,大地方州之间高山无数,也就这里最让他安心。许是孤山的高度正好适合他的心性,高一毫米低一厘米都舒服不了。

 

见佐助也抬头看着,气氛祥和,鸣人缓缓开口:“你是岚山的人吧。”

 

并非疑问,佐助也并无惊讶,没有反驳。

 

“你对那群弟子手下留情了,不然不会那么狼狈,也真的不需要我顺手帮你。为什么?因为本是同根生嘛。”

 

“想象一下,素来珍惜名声的岚山一派,居然出了个魔族弟子,潜伏那么多年都未被发现,是我,我也恼羞成怒。”

 

鸣人随手添上柴火,继续道。

 

“我为什么要救你?因为我好奇。你到底是什么人,魔族,求道者,还是只是一个纯粹的骗子?”

 

对方勾起唇角,轻轻的笑了。“想了这么久,就想出这些?”

 

鸣人抄起手中柴火扔过去,被轻易避开。“被我猜中了不是。”

 

“是”

 

“也不是。”


tbc

评论(1)

热度(8)